别再叫她天才少女

发表时间:2021-04-12 18:28作者:别再叫她天才少女


  

张子枫形容自己,是个凹凸不平的圆球,“ 确实是有个性在,但它不刺儿,很个性那种特别的东西我是不太有的,但我可以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她的确挺有想法,这个大家眼里的国民妹妹,已经开始在电影里饰演姐姐。她内心的纯粹天真没变,但也明白,做为一个成年女演员,自己要去驾驭更丰富的角色了——
告别妹妹,成为姐姐。


  “老天爷赏饭吃”的故事,似乎总是为大家津津乐道,它听起来也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因为那意味着被选中,被眷顾,甚至是别人靠努力很难超越的“偏爱”。

  有个女孩,手里好像端着这么一碗饭——

  张子枫。

  从9岁出演《唐山大地震》开始,这个女孩就被划入“天赋型演员”那一阵营,人们惊叹于她的灵气,说她“天生就是当演员的料”。

  

  她还凭借电影中“小方登”这个角色,得到了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的“最佳新人奖”。

  

  而今天,张子枫已经是00后最受关注和期待的女演员之一,她主演的电影《我的姐姐》上映11天,票房已经突破6亿。

  

  光是今年,除了《我的姐姐》,她还有三部电影正排着队等上映。

  

  她快20岁了。

  17岁那一年,她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即将到来的18岁对于她的个人生活而言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又长大了一岁而已。但对于演员这个身份,它则意味着,她可以接更多题材的戏,要带给大家不一样的东西,演一些拥有职业的角色,而不再是学生。

  这个“国民妹妹”,在大家的注视下,好好地长成了“姐姐”。

  不管怎么看,她都配得上一句“未来可期”,但今天还特别想说一句——

  别再叫她天才少女。


01


  对于一部电影,总是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但这一次,大家似乎在一个点上达成了默契的共识——张子枫太会演了。

  

  和姑妈的那场戏,看哭了现场的一大票人,演完后朱媛媛感叹:你说说,你看这孩子,你能不流泪?

  

  可对于张子枫演技的评价,很大一部分可能还和她九岁时听到过的差不多。

  说白了,还是“老天爷赏饭吃”。

  演得好,是老天爷的功劳,演得不好,“灵气消失”。

  也难怪张子枫曾经说,觉得“天赋”听起来像是一种不劳而获的东西。

  有天分不是坏事,可那是赞誉,也是枷锁,是压力。

  

  经常有人在采访中向张子枫问起关于“天赋”的问题,她也不止一次地表达过,她不是很希望有“天赋”这个定义,因为她有时候会想,如今拥有的这一切,是自己靠努力得来的吗?

  如果这是一种恩赐和幸运,那是不是某一天,它会消失?

  “所以还不如不说呢,努力就好了。”

  

  有作品上映前,她有时也会因此担心焦虑:这部戏能打动他们吗?他们会不会觉得不够好?

  

  她总觉得自己不够,因为年龄小,会“虚”,害怕自己仅靠着热爱和经验不足以支撑角色的需要,害怕某些东西被“耗没”。

  她给自己想办法,比如,她开始了自己的“公交车之旅”。

  她跑去坐双层的公交车,上层的前排是她最喜欢的位置,看“搞推销的小伙子,拎着行李箱的年轻人,推着婴儿车挤公交的父母”,她去观察,想象着自己如果有一天成为他们,该如何继续他们的人生?

  


02


  还不到二十岁的张子枫,却已经出道了十几年,经常被人调侃“老戏骨”。

  她出生在河南三门峡的一个普通家庭,因为很早表现出对表演的喜爱,5岁的时候,张子枫的妈妈就带着她到了机会比较多的北京。

  开始的生活不好过,没人脉,没收入。

  张子枫说那时候她如果惹妈妈生气,妈妈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我们回老家吧,在北京待着干嘛?

  好在,在张子枫和妈妈的共同坚持努力下,张子枫接到了一个豆浆机的广告,打那之后,她又拍了不少广告,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广告童星。

  

  高糊图出没

  2008年,一部名字叫《电脑娃娃》的电视剧又让她从一个广告童星变成了一个演艺届童星。

  

  2010年的《唐山大地震》,让张子枫“天赋”初现。冯小刚说她“这孩子太有才了”,剧中饰演她爸爸的张国强,在接受采访时说,跟她演戏太“累”,累的原因是她“不按套路出牌”,虽然累,但他觉得这样很好。

  

  
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记得她被压在石板下,听到妈妈说“救弟弟”之后,悄无声息流下的那滴眼泪。

  

  2015年,她又成了《唐人街探案》中的“天才少女”思诺,电影中那“能把人送走”的诡异一笑,相信还有很多人记得吧?

  

  忘了的来复习一下

  这个角色算是一个节点。

  就人物来说,张子枫说这算是她第一次接到一个相对独立的角色,她很多对于演戏的看法,也是从这部戏开始的。

  她慢慢开始知道,演戏不光是凭感受,还需要花时间去揣摩内心的东西。

  而后来的《快把我哥带走》则让她更能找到人物生活化的支点。

  

  随着经验的累积和自己的思考,她也在慢慢形成自己演戏的习惯和方式。

  写人物小传,思考人物行事的逻辑和支点。

  比如《你好,之华》,她以饰演的“少女之华”的身份写日记,以之华的视角捋顺人物逻辑,把自己放进情绪里,相信自己就是这个人。

  

  而刚刚上映的《我的姐姐》,张子枫饰演了一个24岁的女孩,在一家医院里做产科护士。

  开拍前,她去医院实习,和护士小姐姐聊天,和她们聊对工作的想法、对未来的期待。

  电影里,她有职场戏,有感情戏,甚至吻戏,这不是宣传的噱头,更像是张子枫在告诉大家,她可以驾驭更丰富的角色了。

  

  《我的姐姐》的一次主创采访,有人问剧里饰演姑妈的朱媛媛,怎么看待张子枫饰演“姐姐”?

  朱媛媛说:她跳出来了,成功地跳出来了。


03


  张子枫有个小习惯,拍完戏就会剪头发。

  演一个戏的时候,她是个偏分,演完了,每天起床照镜子看到镜子里自己的偏分就很崩溃,觉得自己看到的还是戏里那个角色,后来她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洗完澡把自己弄成中分,妈妈说她:你这样很丑哎。

  她说:我不管,跟那个角色不一样了我就舒服一些了。

  

  后来她剪了个狗啃刘海,然后带着那个狗啃刘海去见了《你好,之华》的导演,于是少女之华就拥有了张子枫同款狗啃刘海。

  对她来讲,演戏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个陪伴在左右的东西,她也没办法做到不真诚地去拍每一场戏。

  她有时候会羡慕小时候的自由,那时候不用负那么多责任,把想表达的表达出来就好,做了喜欢的事情,就可以很开心。

  “但是长大之后呢,没有你原来那么自由,因为你演一场戏需要考虑的东西要更多,不只是说相信就可以。”

  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也有了自己的烦恼,更确切地说,是“责任”。

  

  提早步入成人社会,总有人问她,会和其他小孩有不一样吗。

  她以前觉得区别不大,只是大家成长坏境不同,现在她觉得,还是有区别的。

  她提前步入了其他同龄人尚未步入的成人世界,进入到成人世界的工作状态,她能感受到前辈的照顾,但也清醒地知道,大家的偏爱,并不是自己可以任性的理由。

  对她来说,演戏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儿。

  她承认自己有不安在,但同时也有前进的动力。

  尽管“步伐没有很快,但是我一点一点一点往前走,这样的节奏对我来讲很好。”

  

  张子枫说,她到现在为止,都不太后悔。正在做的事情是热爱的事情,“它还没有被我消耗掉,它还在。”

  除此之外,她希望能多丰富一点自己的人生,多找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比如她喜欢拍照,喜欢编程,还喜欢拿着放大镜去路边观察昆虫。

  

  问她现在最想演的角色,她的答案是:

  “想演一个可以让我需要在镜头里挖鼻孔的角色。不是那种搞笑的,想演更生活的一些。”

  “我认为,我不能决定我是否为拍戏而生,但我可以决定是否为它而活。为其生,那是天赋,为其活,却是你是否要为它竭尽所能。”

  这个女孩身上也许确实有很多可以称之为天赋的东西,但还是想说——

  别再叫她天才少女。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