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曝光的内衣店下架了,但性化儿童的产业还在继续

发表时间:2021-04-12 18:33作者:被曝光的内衣店下架了,但性化儿童的产业还在继续

  

  电影《洛丽塔》(1962年)

  半个月之前,有网友发现一家儿童内衣店的图片似乎不太对劲。几岁的女孩摆出“性感”的姿势,或跪坐回眸,或撅起屁股,以各种姿势展示着所售卖的产品。

  

  图/微博

  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相关店铺的产品已经下架。

  但这一切离结束,还有很远。

  今天我们利用电商平台搜索,这种“性感”的童模仍比比皆是。

  搜索“女童内裤”,依然会出现大量这样的产品图:不同年龄的小女孩身穿内衣裤,摆出各种姿势。

  

  电商平台很容易搜索出的商品页面图

  而在童模招募平台,有关儿童内衣的通告也层出不穷。不同年龄的小女孩,都会收到内衣拍摄的邀约。

  这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儿童内衣裤是以舒适为目的的服装,本身款式并没有那么重要,作为消费者的家长们在意的是服装的版型、舒适程度,让小女孩摆出“诱人”的姿势拍照对销售并无好处(只有极少数的家长,才会因为自己未成年的女儿看上去性感,而去购买某件内衣裤吧?)。

  那到底为什么,商品的呈现要以种性化女童的方式,而这又是为了取悦谁呢?

  

  被性化的孩子,可能会经历什么

  显然,售卖儿童内衣裤的商家,绝非有意去取悦恋童癖——他们并不是儿童内衣裤的受众,取悦他们对销量并无好处。

  但这恰恰是最值得警觉的一点:商家们可能甚至不是在试图通过这样的图片,去吸引自己的消费者,却无端地采用了小女孩展示性感的照片

  也就是说,这种对小女孩的性化,绝非有意的迎合,而是无意识的决定。

  这也就意味着,对儿童,尤其是对女童的性化,早已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越来越多的儿童选美中,几岁的女孩化着浓妆,戴上假发、假睫毛、假牙,穿上性感的服装和高跟鞋,摆出挑逗的姿势,将小女孩变成一个个缩小版的性感女郎。

  目标受众是小女孩的时尚娃娃(这里暂且不提其中的刻板印象),纷纷穿上了迷你裙和渔网袜。

  

  淘宝搜索童装,出现大量浓妆女孩摆出不符合年龄的姿势。

  

  女孩被性化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日常到我们很多时候甚至感受不到异常。

  而那些内衣裤的商品图,真的只是冰山一角。

  这些女孩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摆出的是什么姿势,更无从知晓她们是否在被迫取悦着什么人,但无法忽视的是,这种性化已经给她们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美国心理学会的报告显示,性化对女孩的自我意象与健康发展有负面影响。这些图片、玩具、选美带来的影响,不仅仅给到了参与的女孩,还给到了符合她们年龄的所有女孩。

  而拍摄这些照片的女孩,要经历的则更多。

  早在几十年前,欧美的童星早就有了类似的经历。初版《洛丽塔》的女主角苏·莱恩就是童模出身。

  

  1962年出版《洛丽塔》海报

  11岁时,她成为童模;14岁,她出演《洛丽塔》。在这一经典的荧幕形象里,她戴着心形墨镜,舔着棒棒糖;身穿比基尼、戴着帽子。

  那时的她,显然只以为自己拍了一部普通电影,不知道自己之后会经历什么:

  她成为了大众情人,也拥有了悲剧的人生。抑郁、接连不幸的婚姻(其中一段还是和一个杀人犯),最后退出影坛。

  

  苏·莱恩翻看《洛丽塔》中的剧照

  90年代,早已淡出公众视野的她,在非常罕见的采访中表示:

  “我个人的毁灭可以追溯到《洛丽塔》,《洛丽塔》让我成为了一个这个年纪不应当成为的欲望的对象,我认为任何漂亮女孩都该无法在14岁以成为性感仙女的方式走红后,还能走上坦途。”

  而今天,成为欲望对象的女孩,绝不仅仅是电影中的苏·莱恩,还有千千万万活跃着的童模。

  小女孩们很难看清这一切,但家长们真的也不能吗?TA们看不透利益只是短暂的,伤害却可能是永久的吗?

  

  困在产业链里的孩子们

  成为欲望对象,只是这些成为童模的孩子们,可能遭遇的一部分而已。

  当家长将孩子视为敛财的工具,全然不在乎孩子被客体化的时候,更多的伤害,也就“顺理成章”了。

  2019年,童模妞妞遭到母亲爆踹、殴打的视频还历历在目。

  

  新闻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

  而妞妞给家庭带来了多少利益呢?童模拍摄一件衣服的价格,大概在百元左右,妞妞妈妈的朋友圈中,曾经出现了这样的内容:

  

  也就是说,妞妞四天里,可能给妈妈赚到了数万元,保守估计,妞妞(给家长带来)的年收入可达百万。

  显然,妞妞们不能持续这样高负荷地工作,但重赏之下,这些童模的家长们,只会尽可能地压榨自己的孩子。

  根据劳动法的规定,招用童工仅适用于“文艺、体育和特种工艺单位”,而且需要得到监护人的同意。

  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对未成年人的剥削。

  但如果,剥削的施加者,就是孩子的监护人呢?只要成为童模对家长来说有利可图,那就总有利欲熏心的家长,牺牲自己孩子的时间、体力和快乐去谋取利益。

  没上学的孩子每天拍摄,学龄的女孩每日直播……TA们就这样把本该天真烂漫的孩子,送进了这个吃人的系统里,每天被强加完全超负荷的劳动。

  

  除了性化带来的精神痛苦之外,高压的工作环境、对身材的严苛要求对业余时间的压缩,还可能直接给她们带来身体上的折磨。

  而该属于孩子们的童年,又去哪了呢?

  

  从家长到平台,没有人无辜

  在这一切的背后,唯一无辜的可能就是孩子们了。她们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家长敛财的工具,丧失了对自己身体的主体性。

  而童模的家长显然不像TA们口中那么冠冕堂皇,TA们显然清楚自己在利用未成年孩子的“性感”,牟取经济利益。

  这些家长打着“为了孩子的未来”的旗号,不断剥削着自己的孩子,但真正能获益的只有这些家长自己,而代价,甚至可能是孩子的整个将来。

  

  图/电影《我的小公主》

  那么链条的中间,那些负责童模拍摄的人呢?

  TA们看不到小朋友一天在工作十几个小时吗?TA们看不到一些小朋友被家人责骂、殴打吗?TA们不清楚,孩子们摆出的动作和年龄不符合吗?

  摄影师不能拒绝剥削儿童的工作吗?可能一个摄影师的拒绝没有用,那十个、一百个、一千个、所有的摄影师呢?

  更何况,很多时候,客户的需求是模糊的,家长的意识也是不清晰的,让孩子迎合镜头后目光摆出性感动作的,恰恰是摄影师本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摄影师不是帮凶,而是主谋。

  

  法国摄影师Irina Ionesco以色情摄影闻名

  最具争议的是她使用青春期前的女儿作为模特

  还有商家,扪心自问,你销售的产品需要那些小女孩摆出性感的动作吗?你的受众究竟是谁,想要迎合的又是谁?为什么要取悦那些根本不会购买产品的人?

  至于平台,又一次的,平台怎么会无辜呢?

  每一个电商平台,都有着非常严格的用户守则,每一个商品都会经过审核,但它们,却选择了对儿童软色情的商品图“网开一面”。如果商家没有自觉,那作为互联网巨头的电商平台,就实在就没有借口了。

  我们在一些海外电商网站上搜索儿童内衣裤,只能搜到平铺展示的产品,如果它们可以,我们的电商平台为什么不呢?

  

  显然,面对电商平台泛滥的儿童软色情,我们不愿再说出“短时间内很难改变”这样的话,事实上,只要链条中的任意一方,做出一点点改变,整个生态就会有很大的改善。

  在事件发酵半个月后,仍旧能搜索出大量性暗示的展示图,这真的合理吗?

  而对于大概率不在这个链条上的我们,只能见到相关产品图时,向商家反馈、甚至争论,必要时向平台举报。

  链条外的努力,能起到的作用或许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很难帮到所有的孩子,但至少,这条鱼在乎。

  P.S. 本文观点仅代表特约作者个人观点,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