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泪,彻底颠覆了我对农民的认知

发表时间:2021-06-22 17:13作者:她的眼泪,彻底颠覆了我对农民的认知

说起农村,你脑海里会出现什么画面?

是春天招摇的油菜花,还是夏天池塘边恼人的蛙鸣,还是秋冬雪后苍茫的田野?

而在导演焦俊的镜头下,中国的农村就像杨绛说的那样:

“人生实苦。或许,当我们懂得了遗憾,懂得了不易,才算开始理解人生。”

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渴望破局却又无可奈何。

人生是一条单行道,活着就要拼命

杜深忠算是村里的文化人,逢年过节,他都要给左邻右舍写对联。

他家里有个二胡,但总是拉不好。

因为他向往的,是弹琵琶。

琵琶之于杜深忠,像是深入骨髓的信仰。

但回到现实,他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是苹果,丰年荒年都要靠天吃饭。

大女儿十几岁外出打工,工资还要补贴弟弟上大学的费用。

贫瘠的现实,不足以支撑杜深忠高雅的精神追求。

这年,他家的苹果滞销,7000多斤的苹果只卖了10000多块钱,抛去成本,到手也就只剩下几千块钱。

一年四季,在田里忙活的时间最多;可到最后,微薄的收入还是让杜深忠心灰意冷。

杜深忠感慨:“花十分代价得不到三分收入,熬这个时间我都熬得很心疼。”

妻子张兆珍也洗涮他:“种果树的收入,还不如出去打工一个月的工资多。”

杜深忠哪里不晓得?

早年,他外出打工,累掉了13颗牙齿。

他觉得打工不仅是卖力气的事情,那是卖命的事儿。

为了活着,有人已经拼尽了全力,有人即使竭尽全力,还不一定能活着。

村里有人外出打工,发生意外,没了性命。

回到村里,乡里乡亲忙着办丧事,杜深忠负责在做好的木棺上写字。

末了,感叹一句:“农村人的命啊,拿人肉换猪肉。”

是啊,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许多无奈。

杜深忠的无奈,村民们的认命,都是生活给予的考验。

每个人从睁开眼睛开始,就要被命运的碾盘推着,一刻不停,只能向前。

琐碎的日常,才是生命的经常

杜深忠和张兆珍两口子,平时就做一件事——吵架。

杜深忠喜欢高雅,向往琴棋书画诗酒花;张兆珍淳朴实在,在意柴米油盐酱醋茶。

田里的玉米被獾咬了,张兆珍想让杜深忠买些药回来除害,杜深忠不干,他说獾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动了要犯法。

张兆珍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自家玉米都被祸害成这样,哪还有心思管什么保护动物。

“农民种点粮容易吗,都让它糟蹋了。”

杜深忠的女儿结婚,老两口去镇上购置办喜事要用的糖果酒水。

看到中意的,杜深忠也不砍价;张兆珍只好在旁边说上两句,却惹得杜深忠一脸不悦。

本是贫贱夫妻,凡是都得商量着来。

芝麻粒大的日常,也加剧了生活的一地鸡毛。

村支书张自恩也是如此。

前脚去到镇上的公司谈发展谈合作,后脚还要处理张家长李家短。

遇到明事理的村民倒还好说,碰上有些不讲理的,上来就是胡搅蛮缠,激动些的还要动手。

有村民找事,说他贪污。

上头来了几波人,查了几回帐。

张自恩自己也无奈:

“这个工作,我发不了财,还一天到晚受气;我不干也没啥,反正也饿不死。”

可是,第二天,照旧精神奕奕地上班,处理村里的凌乱琐碎。

生活,本就是一地鸡毛。

我们每个人不过是在这琐碎的日子中,踏浪前行。

内心凄苦的人,要学会安慰自己

杜深忠早年在鲁迅文学院培训班学习,精通书法、乐器,还尝试过文学创作。

算是村里的文化人,也是村里的“另类”。

他喜欢练字,没事就蘸着水在地上舞文弄墨;他喜欢琵琶,甚至不顾妻子的阻拦,自作主张到琴行买了一把。

被他收拾起来的本子里,密密麻麻写着稿件,那是杜深忠表达内心凄苦的一把钥匙。

被困在“农民”和“土地”之间,杜深忠空有一肚子墨水,自觉毫无用武之地。

他对种地的敷衍,本质上,是对生为农民命运的抗争。

看到自己这一辈的无能为力,他索性将期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送孩子走出大山,供他们读书学文化,是他对自我的救赎,也是他作为理想主义者最后的坚持。

众生皆苦,唯有自渡。

人生路上,没有人撑伞的时候,我们要学会给自己撑一把伞。

反观张自恩,他可能是村里最忙的一个人。

也是,最委屈的一个。

春天,忙着通知妇女体检,联络村里的旅游开发;夏天,忙着应付无赖的纠缠,还要处理邻里纠纷;更不用说秋冬,要帮着村民想办法卖苹果,还要把一年到头的恩怨帐算清楚。

被村民诬告,他心里不爽,可又能怎么样?

把憋屈打碎再咽回肚子,逢年过节再提二两好肉登门拜访。

有干部不满工资待遇,他拿自己的工资贴补。

张自恩忙着别人的家长里短,照顾着村民的情绪。

忙到最后,空留一声叹息:

“一年到头,忙了一肚子酒。”

有人说:“消除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经历一件更大的痛苦。”

其实,人生海海,众生芸芸,每个人都在苦苦地熬,笨笨地过。

心情不好有时,时运不济有时,坎坷无助更是家常便饭。

眼睛长在前面,是为了让我们向前看

记得看过一则宣传片,叫《不负此生》。

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有人说,一辈子很长,长到你有无数次感觉自己活够了;

有人说,一辈子很短,短到你还没有回过神来,它就已经过去了。

人生实苦,我们该怎样活好这一生?”

村里这对父子,或许给了我们答案。

父亲杜洪法患有间歇性精神病。没病期间,洗衣做饭到田里干活,照顾儿子。

发起病来,拿着棍子到处打人惹事。

早些年,杜洪法的妻子和他离了婚。

儿子杜滨才,从小没有感受到母爱。

他的少年时代,充斥着暴力的父亲,消失的母亲。

大学期间,杜滨才考到中级导游资格证,考试成绩名列前茅。

这是他的骄傲,他将所有的一切告知父亲。

奈何,杜洪法没啥文化,理解不了孩子的骄傲,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这样的日常,还有很多。

以至于,孩子说起父亲,说起这个家,都是“烦死了,一回来我就烦。”

然而,杜滨才虽然怨恨父母,但春节见到母亲,还是会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抱着妈妈哭泣。

虽然不喜欢父亲,但在村里的春晚上,还是唱了一首《父亲》。

困苦给予他忧伤的童年,他用坚韧在泥泞里播下希望的种子。

佛说:“人生实苦。”

或许生活困苦,或许屡遭不顺,或许家人尽逝,每个人都面临着生活的难题。

河南开封,为了攒钱给儿子看病,父亲到夜市摆摊画扇子。

每天晚上,他拿上材料和画具来到集市,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

凌晨时分,他才得空起身活动下筋骨。

因为他的坚韧和刚毅,扇子卖出去4000把,离他的目标10000把,已经很近很近。

广东深圳,一家饭店的桌子上放着三份包装好的外卖,正等待外卖小哥上门取件。

这时,一位60多岁的大爷走了进来。

一进门,他掏出放大镜,对着每份包装外的标签查看。

他的背有些佝偻,一双手臂因为暴晒变得黝黑粗糙。

看了10秒,他才辨认出自己的那份,保险起见,他又掏出手机仔细核对。

经过再三确认,他拿上外卖走出饭店,骑上一辆老式自行车,准备送餐。

仅仅是活着本身,便已经拼尽全力。

《怦然心动》里说: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在无数个濒临奔溃的夜晚,每个人都难免会有想要放弃的念头。

既然这般艰难,人为什么还要活着?

在小说《活着》里有一句话,我想就是最好的答案:

“人生就是一个过程,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这个过程都要走完。”

就像杜深忠,他心中有星辰大海,奈何深陷沼泽泥淖。

但并没有因此消沉,照旧做着田里的活计,也在得空时玩玩琵琶。

就像张自恩,一年忙到头,自觉一事无成,但还是该干啥干啥。

假如人生不曾青睐于你,与其哀叹,不如坦然往前看。

在经历了所有的苦难后,依旧勇敢面对生活,才是最大的圆满。

点个【在看】,与你共勉。

人生注定是一场艰难的旅程

但只要坚持下去

就能看见光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