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卡牌背后的95后主人:贪污巨款被判无期 7000万元不知去向

发表时间:2021-06-23 14:21作者:天价卡牌背后的95后主人:贪污巨款被判无期 7000万元不知去向

一张号称用黄金打造的游戏王“青眼白龙”卡,上线拍卖12个小时就有十几万次围观,竞拍加价一路飙升。本以为会以天价成交,但最终,拍卖平台中止了这场竞拍。

6月21日,在某拍卖平台上,一张叫“青眼白龙”的游戏卡,被安徽滁州中院司法查封扣押后,作为执行标的物进行拍卖,起拍价仅80元,评估价100元,但就在半个小时内,这张卡牌的竞拍加价猛涨到8732万元。

卡牌的“天价”拍卖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它的主人是谁?又是因为什么被查封扣押?一系列追问之下,一个名叫张雨杰的95后滁州男子被反复提及,他是滁州市某机关单位的公务员,曾因贪污近7000万元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张雨杰贪污公款案发原因,与当地某银行发现其所在部门账面上的3000多万元虚拟资金和反映管理漏洞有关,而案发后,张雨杰所在的部门临时负责人也以玩忽职守罪被判刑三年半。

被低估的“青眼白龙”纪念卡和它的持有者:

起拍80元加价8732万元 拍卖平台紧急叫停

网友称,出现在司法拍卖平台的这张“青眼白龙”游戏卡牌,如果是真品,则是日本动漫《游戏王》此前面向全球发售的限量500张中的一张。卡牌用黄金打造,发售时的售价就超过了一万元人民币,目前市面上的售价也不止这个价。

然而,起拍价仅80元的落差,却让这张卡牌从“天上”坠落到“谷底”。

似乎是为了宣泄对这种落差的不满,6月21日下午四点钟,这张卡牌一经上线,不到五分钟时间,就引来上万人次围观,在拍卖平台上,截至6月22日上午12点,有超过18104人报名,竞拍加价直至8732万元。

竞买公告显示,这张卡牌为为刑事案件扣押财产,执行法院为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为(2020)皖11执173号。在拍卖平台上,这张游戏卡牌被封存在一个相框内,相框上部,印有《游戏王》20周年的字样,法院提醒卡牌的使用年限不明,长久未使用,也没有任何配件及说明书,品牌真伪不详,仅供参考。

除此之外,与这张卡牌一同被拍卖的还有一些物品。法院拍卖清单显示,包括燕窝、品牌手表、纪念钞、红葡萄酒、眼镜和烟灰缸,整个清单共有28件拍卖标的物。

就在6月21日下午16:32分,这张游戏卡牌在加价至8732.6098万元后,被拍卖平台紧急叫停,理由是“拍品与实际竞拍价格严重不符,可能存在恶意炒作与竞价行为”。记者注意到,有网友指出,虽然这次拍卖被叫停,但这种纪念卡的价值也存在被低估的情况,有资深收藏者说,卡牌的实际价格本身就已经达到了几十万元。

“天价拍卖”背后:原主人为95后公务员 贪污近7000万元

根据法院的执行案号查询可知,这批物品的“原主人”为一个名叫张雨杰的男子1995年出生,为滁州市某机关单位的公务员,负责存量房资金托管工作,曾因利用职务之便,采取侵吞、骗取等手段非法占有公款6993.25万元人民币,被判无期徒刑。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20年12月15日,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张雨杰列为被执行人。

一个95后公务员,为何能贪污如此巨额的资金?

公诉机关查明,2016年至2019年4月期间,张雨杰利用职务之便,虚构信用卡需要套现的理由,通过与购房人和房产中介公司人员协商,让购房人将本应缴纳到滁州市某银行账户的托管资金转账到其个人和其女友谭某某的银行账户,或者让购房人直接将现金交给其本人,在向购房人开具托管凭证后不入账,直接将上述钱款据为己有。

房屋交易完成后,根据张雨杰开具的资金托管凭证,相关部门从单位账户向卖房人支付相关款项,经审计查明,张雨杰共侵吞399户买房人缴纳的托管资金6288.75万元。

与此同时,在2019年1月,张雨杰利用职务之便,以其时任女友周某某的名义购房,在未缴纳购房款的情况下,开具虚假的滁州市存量房交易资金托管凭证,从范某某名下购得位于滁州市置业花苑小区的房屋一套,后张雨杰又侵吞托管资金260万元。

同样的套路还在上演,但张雨杰却屡试不爽。2019年2月,他又利用职务便利,又侵吞托管资金390万元。

2020年7月10日,滁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雨杰犯贪污罪,向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提交了扣押的房产、电脑、饰品、现金等物证。

前同事忆“持卡人”工作情况:

伪造文凭 经手巨额托管资金

时隔近一年后,这些物证被集中拍卖,而张雨杰因贪污公款罪获刑后,他原先所在的部门前领导孙某也因玩忽职守罪获刑三年半。

6月22日,记者联系到熟悉张雨杰案以及孙某案的一名知情人士。这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张雨杰在2020年11月,被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全部财产,“但是法院查的时候,发现其家里都是些手表、游戏手柄和纪念卡等物品。”

记者了解到,张雨杰贪污案发后,孙某被以玩忽职守罪被一审法院凤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张雨杰所在的部门前同事曾在案发后,回忆过张雨杰的工作情况。比如,2017年的时候,张雨杰主要在前台负责业务工作,赵某负责资金托管;2018年中秋节后,业务专用章由张雨杰和另外一名同事保管。

“按照这个部门的工作流程,应当三岗分设,互相监督。”记者了解到,张所在的部门负责材料接收、审核、开具凭证等每个环节,均由窗口一名工作人员操作完成,而由于每天业务量大,实际操作中每天事前在一本空白的托管凭证和支取凭证上盖好章,窗口人员直接在凭证上打印相关信息,开具给当事人,印章由交易科长指定专人保管。而这之后,窗口工作人员就变成了只有张雨杰一人

在2017年,一次会议上,张所在部门的前领导孙某发现该部门和银行存在一次虚拟资金3000余万元“对不上”,之后便要求资金托管系统与银行、会计账目三方对账。

但直到张雨杰案案发后,不少人惊叹其贪污的公共财产数额之大的同时,孙某也因为“玩忽职守罪”获刑三年零六个月。

记者获取到的一份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张雨杰侵吞的账户公款,主要用于消费挥霍和支付买房的费用,导致案发时法院除查封、扣押了部分款物外,大部分财务都无法挽回。

而张雨杰在接受庭审时也供述,他的行为属于个人故意犯罪;其利用经手管理托管资金的“职务便利” 、“托管资金不入账、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直接侵吞客户公款”的行为,与孙某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