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是“干饭人”!青岛城阳早产三胞胎一月奶粉吃五千

发表时间:2021-06-23 14:49作者:从小就是“干饭人”!青岛城阳早产三胞胎一月奶粉吃五千

城阳早产三胞胎满三个月了 “兄弟连”茁壮成长 口粮成了大问题

在城阳区人民医院出生的“兄弟连”三胞胎满三个月了(本报3月27日曾予报道)。三兄弟不负众望,在妈妈程女士和家人的悉心照顾下,他们从三斤多的“小不点”一路追赶成了“胖小子”。其中,二宝体重比出生时重了三倍,力压“大哥”夺得头筹。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这样的桥段在程女士家演变成了,“兄弟齐心一天喝光一罐奶粉”。虽然三兄弟的到来让程女士和丈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活压力,但只要看到三宝顽强成长、不向命运低头的倔强样子,夫妻俩都由衷地感觉到:有你们,真好。

闯过重重关卡换来小团圆

今年3月,先后有两对三胞胎出生。有意思的是,第一对三胞胎是“兄弟连”,在城阳区人民医院出生;第二对是“姐妹花”,在市立医院出生。更巧合的是,“兄弟连”和“姐妹花”出生日期仅相差四天,而且他们都住在城阳区。记者从城阳区人民医院和市立医院了解到,从随访的情况看,两对三胞胎在出院后生命体征稳定,发育良好。

 姥姥怀抱三胞胎。

近日,记者前往“兄弟连”的家,探访三胞胎的成长故事。“我出院第八天,二宝回家了,很快大宝也出院回来了,出生时体重只有三斤的三宝住院时间最长,他是最后归队的。”回想起“兄弟连”出生时那段手忙脚乱的日子,程女士直言太不容易了。当时怀孕34周的程女士慕名找到了城阳区人民医院产科主任方建红主任医师,被诊断为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子痫前期、三胎妊娠(双绒三羊)、低蛋白血症、中度贫血、瘢痕子宫、脐带缠绕。由于病情急转直下,3月23日一大早,城阳区人民医院组织多学科会诊,为程女士开展剖宫产手术。三胞胎顺利出生后,随即转入新生儿监护室接受进一步治疗。“我的大女儿也是在城阳区人民医院出生的,跟着我一起出院,生这仨小的,我回家了他们还在医院里,最小的还插管用了呼吸机,当时我们就等啊盼啊,终于一个都不少回家了。”程女士一家都格外诊视这份来之不易的团聚,他们家里还有一个大儿子和上五年级的女儿,女儿每天回家都要亲一亲三个弟弟,丈夫每天回家第一件事也是赶紧抱一抱三个娃。

 产科专家方建红(右二)来到产妇家随访。

“一拖三”带娃真不容易

一下照顾三个娃对程女士一家来说是不小的挑战。“凌晨两点,老大要吃奶,吃完奶拍完嗝好不容易睡着了,老二又醒了,还没给老二吃上奶,老三又醒了……有了他们仨,我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原本做事干练麻利的程女士,最抓狂的事是“兄弟连”同时哭。由于现在是丈夫一个人赚钱养家,晚上实在忙不过来,程女士才会叫醒丈夫帮忙。白天最忙的时候,她怀里抱着一个,把另外两个放在婴儿车上,双脚勾在扶手上,一来一回地推着车,才能换来片刻的安宁。

别看“兄弟连”只有三个月大,迥异的性格已显露无疑。大哥最乖,吃饱喝足哄一哄就睡;老二最能吃,吃奶的劲最足;老三最有个性,稍有不适必须用哭发泄出来。“我们很随意,他们的小名就叫大宝、二宝、三宝,平时的生活已经很累了,叫着顺嘴就行。”程女士告诉记者,怀孕时体重将近160斤,照顾三个宝宝以来体重呼呼往下掉,常常早饭从上午一直拖到中午才能吃上,现在体重不到120斤,比怀孕前还要瘦。只要有空,程女士的妈妈、妹妹还有婆婆就来帮忙带孩子。给三胞胎喂奶、拍嗝、换纸尿裤、哄睡,几个大人在屋子里忙得团团转。

一罐奶粉一天就能喝完

对早产儿的父母来说,身体上的累其实算不上什么,心累才是关键。由于“早到天使”和足月的婴儿相比,他们输在了起跑线上,因此父母的心时刻是悬着的,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每一次儿保检查,对早产儿来说更像是一次考试:过关了皆大欢喜,不及格忧心忡忡。“现在老大11斤,老二12斤,老三10斤多,三个月体检医生说我们全撵上来了,体重、头围、身高都不错,各项指标相当于足月出生的一个半月的孩子,老大和老二还有点超重。”程女士说起争气的“兄弟连”,眼神中的疲态都一扫而光了,医生的诊断是对她最大地肯定。

在程女士家的客厅,“兄弟连”喝完的50罐奶粉堆成了一面“墙”。“我本来想母乳喂养,因为生女儿时奶水很充足,没想到轮到这仨小子没办法母乳喂养了,可能因为照顾他们太累了,只有老大喝了一些母乳,老二老三都没喝上,现在全部是奶粉喂养。”随着月龄的增长,兄弟三人的胃口也大开。程女士说,一罐400g的奶粉,兄弟三人一天就能喝完,一个月光买奶粉的支出就达到了5000多元,还不算纸尿裤的花销。丈夫做小生意,成为全家唯一的收入来源,一个月的收入勉强维持一家七口的开支。“被孩子牵扯着精力,我也没办法帮丈夫分担,只能全力把孩子们照顾好。”程女士笑言。

“兄弟连”一亮相就是焦点

同款衣服一买就是三件、同一颜色的婴儿车一口气买三辆,整齐划一的行头让“兄弟连”走到哪都是焦点。“打疫苗体检,我们三个大人抱着三个娃,打一辆出租车还不行,因为抱着孩子没办法坐副驾驶。”程女士说,在医院排队等待的工夫,都会有热心人上前询问,“只要我说是三胞胎男孩,很多人都先吃一惊,再给我竖个大拇指。”程女士笑着说,现在时间长了,更了解三兄弟的脾气了,带起来也轻松许多,只盼着他们健康长大。

来源:观海新闻/青岛晚报 记者 于波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